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惟萱论§|WISH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alrisy

岁月风云/The Drive Of Life(央视版)     [复制链接]

Rank: 9

现金
4
帖子
2090
发表于 2007-7-2 12:44:48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31集
* i2 U) O7 ~9 g. G: W4 B6 V- z$ Z  
6 q6 U, X7 o4 W, V  秀风在北京给长萍扫墓时,无意中听到文翰和湛恩的对话,内容竟是对长萍自杀深感愧疚。秀风赶回香港,找到长萍的日记,发现母亲原来和文翰有旧情。而长萍重遇文翰后,湛恩也曾经起了疑心。
+ Z5 F# Q' q/ `' Q1 x6 Q( B
( \: l1 Z1 M2 H  新车厂决定取名为“华喆”。华喆开幕那天,天行和永标带着长路希登的新车来到开幕仪式的现场,希登的新车明显在质量和外形上都胜出华喆一筹。众人商量对策,清瑜通过关系找到汽车设计系的大学教授帮忙设计,自己也加入其中。清瑜不知道的是,实际上韦伦一直在背后指点教授。
9 [: N. R! ?" Z6 ?6 l( B$ S; `; q8 [& z/ x* g. Z
  秉怡感情失意,考虑再三,终于向振邦提出辞职。振邦不想强留秉怡在华喆,令她徒然伤感,同意了她的辞职。   B* N; N, {4 R
- |3 w% u, l* i$ z2 f
  秀风前往加拿大寻找母亲的真正死因,终于知道湛恩曾向长萍揭露她杀夫真相,导致她自杀的事情。文鸿劝解秀风放下以前的事情,没想到秀风心中已经有了报复的念头。
/ L5 |$ R' i3 O* x7 e% B- K+ h/ v* `9 M  L5 X
  第32集
% ]( m% q6 }& X! x+ J  `3 m% c) e) O
  振邦对秀风的变化仍懵懂不知,还兴奋地筹备婚宴。此时秀风怀孕,众人都很兴奋,只有秀风内心很矛盾。秉怡无意中看到秀风订结婚当天飞往洛杉矶的机票,不禁心生疑窦。在给振邦买结婚礼物时,秉怡幸运地在电器店找到了工作。
: o/ k+ E* ]3 B' G  K% R
- g3 Q% r5 {9 Q  s+ }  清瑜想到新的设计方案,竟然和教授带来的新设计图中的设计理念不谋而合。她发现教授带来的设计图一角竟有韦伦独特的记号,于是前去找韦伦。韦伦坦言已跟妻子离婚,清瑜才是自己的真爱。清瑜却说一切都太迟,拒绝了韦伦。文翰欣赏韦伦光明磊落的为人和他出色的设计才华,所以继续与韦伦合作。 ( v9 U5 k, h5 t8 c+ ]- \/ M/ W) j+ r

2 G# y/ O/ `1 c: u% u  秉怡找秀风相问,怀疑她不想结婚,戏弄振邦,秀风却仍不承认。振邦也认为秉怡在无中生有。而结婚当天,秀风果然失踪,最后时刻才突然出现在婚宴现场。她当众斥责文翰和湛恩害死长萍,说完拂袖而去。随后秀风到了医院,叫来文翰、湛恩,要他们向死去的母亲赔罪。振邦接到文翰的电话赶来,却与秀风擦肩而过。
( H) N( B9 s4 R7 y
* o3 v9 S/ G: o6 y' N! r  第33集 6 {/ o& n* s+ ?
5 w/ i% a- F2 N% L% [! x; w0 t# C
  文鸿和文硕决心为兄长分担发展车厂的重责,撑起大局。一家人努力工作,华喆新车“美日”的发布会如期举行,只是最后连一张订单都没有。
8 @% }7 V6 n' `1 r- Z; r8 K- y6 j9 J0 }/ J
  文硕回香港为新车寻找出路,从绍良那得知绍芬曾为自己托市,并已和天行分手。文硕前去看望在绍良那暂住的绍芬,遇到天行。天行表示希登将参加北京的一项赛车比赛,希望能和“美日”在赛场上一决高下。 . m8 v, j+ l9 i, a) b
5 E, H9 P6 Q9 |# D
  文硕认为可以借着这次全国性的汽车赛事,让 “美日”增加曝光率,但是参加职业赛事,资金是最大的问题。于是文硕和振民四出找寻赞助商,筹集参赛经费。
" n! H  T. V. V' n, h9 {% k: O7 q# y5 W6 d1 |
  秉怡见振邦终日郁郁寡欢,陪振邦去北京寻找秀风。秀风在北京祭拜长萍时,途中意外流产,振邦等人却都误以为她是故意堕胎。文翰和湛恩赶到北京,秀风把长萍当年的日记拿给湛恩,湛恩对丈夫当年隐瞒自己一事非常伤心。一家人的情绪都跌到谷底,振邦准备离开香港一段时间,在机场却碰到了秀风,秀风表示要去拉斯维加斯单方面办理离婚。 $ }' x6 p! O  b. Y( L& O

' \9 j0 Q. i) ~. \3 F  第34集 5 ?* t8 G# y3 r  g8 M
0 f4 b# k3 o3 U
  华喆决心要参加赛车,但又没有更多的钱找一流的车手。文硕想到了“清水湾车神”介强。介强正犹豫不决时,遇上另一成名车手、即将代表希登参赛的陈嘉乐。介强的斗志被燃起,永标也并不反对他代表华喆参赛。于是介强正式加盟华喆车队,为车赛而精心准备着,清琳则一直在介强身边支持他。 8 W: }* S$ u* R1 \- ^+ j" D

4 y. c: X( ^' j+ O; t  文翰反省自己当年的错误,清瑜极力宽慰,只是湛恩还不能原谅他。绍芬劝解湛恩,并表示自己要自立,开始踏上求职之路。因为多年来没有工作经验,绍芬在求职路上处处碰壁,但她并不气馁。
5 ^: |, i7 B) Q6 `  z/ e; P" }2 ?# X
( d, D' q' R6 j2 B. \2 `: Z  天行自从知道华喆参赛后,下令要永标务必全力以赴,无论如何都要令希登包揽赛事的三甲。永标顿感压力倍增,不免冷落了清瑜。反之,韦伦却总是守在清瑜身边。
6 i7 v/ L' e0 J0 q1 H! X
0 @3 U1 m: ]9 {: U9 i  介强连日苦练,技术大有长进,虽然赛事前途难测,但毕竟已踏出了一大步。而文硕为了吸引眼球,把介强曾与嘉乐私斗的一事曝出,果然收到良好的宣传效果。 8 C+ D! ]$ _- G( u; C9 f# `* g

$ U# L2 I+ R+ r/ S7 H: A  第35集 & Q: C) w$ U( m; D

" s1 M5 m* s' t( y7 w  w  文硕求胜心切,不顾众人的反对,要介强在赛车时故意挡在嘉乐前面,好让媒体拍到美日在希登前面的照片。介强本来对赛车并无大志,只是抱着助人的心态为华喆出赛。然而,介强的对手嘉乐提醒他,赛车如同做人一样,既要对得起别人,更要对得起自己。
! ?+ \: f7 u7 {# B5 {# L/ y4 s. a6 G/ e
  绍芬通过努力,终于在银行找到工作,上司竟然是芝芝。经过一番坦诚的交谈,绍芬和芝芝达成谅解,她开始改进自己的不足,用认真专业的态度工作。绍芬陪女儿到北京看赛车比赛,指责文硕的想法幼稚。文硕最终悬崖勒马,让介强只凭实力参赛。
- G' }$ L- _  I2 _: Q! b
& c# q! |/ O" L5 a+ F. J8 u& A: J  赛车当日,介强奋力往终点驶去,虽然没能胜出比赛,却得到了嘉乐的赏识。而美日也因遇上意外仍无损性能,得到市场的注意。文硕和振民更加努力地销售,并争取到了来自河北的红升出租车公司的大订单。

Rank: 9

现金
4
帖子
2090
发表于 2007-7-2 12:45:40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36集
' W% Q( `9 e7 h. a
, c. e0 X) c- q; f$ S* r8 b  华喆的成功使天行非常不满,他把怒气全部发在永标身上。文翰得知清瑜还在和永标来往,极力反对,反而鼓励韦伦追求清瑜。永标此刻爱情事业双双失意,内心充满了不平。 ! w5 D" q: K7 p

/ r, B) A; ?7 w4 j) |3 {  振民在感情路上遇到了分岔点。因为倩茜要去美国留学,振民不同意,两人各持己见,都不肯让步,甚至面临分手的危机。
7 v7 m( z9 Q; q7 w  k5 |6 J$ @& Z; h4 D( z3 R
  绍芬虽然经历了不少困难,但脚踏实地的工作和学习使她找到了人生新的目标和动力。她和文硕在分开之后第一次找回了互相欣赏的感觉,关系也得以缓和。 2 P1 a" x! O* {. F

8 @: h' C/ U' N1 r7 ~; v  清琳对介强早已芳心暗许,而介强大大咧咧却一直只把清琳当作好友,还当众表明了态度,令清琳伤心欲绝。
/ }8 i: |  J3 O9 V% t/ H  ?5 A9 e
  永标开始了他的精心谋划。他主动找到日本福川车厂,许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条件是福川车厂停止向华喆供应发动机,此举得到天行的赏识。之后永标又故意将这个消息偷漏给清瑜,赢得清瑜的好感。文翰从清瑜处得知这个消息,赶往签约的地点,却为时已晚,希登和福川已经签约完毕。
" B- Q. ~- S5 ?) H9 ]7 R0 w8 \2 b6 J$ Q7 w
  第37集
( P% U& Y# Q, n5 H# z$ _& T7 N
( f6 K0 T8 x( b9 k  没有发动机,华喆便完成不了红升出租车的订单。文翰想出“偷天换日”之法:“福乐”与“美日”轿车采用的是同样的发动机,只要在市面上找到足够数量的“福乐”,便可以将其发动机拆下,用于“美日”。 , e/ e$ L8 |- Q* e

* s! X# w, _8 Z/ H* v5 n: k6 C3 q  永标主动向华喆提供“福乐”的销售点数据,文翰与振民等人果然成功在市面的4S销售店搜购到足够的“福乐”轿车,令车厂可以重新投产,最终顺利完成订单。红升的老板曹红得知此事后,认为华喆有条件成为其长期的合作伙伴。 , L% U  j- a( P* q5 h. |

) y# e& T2 u# P; L  天行得知永标出卖自己,令人将永标痛打一顿。永标将计就计,重新赢得了清瑜的心,也令文翰对他有所改观。
* S: Y* c1 \! r2 c8 K! s6 C: Q+ d% c* \6 z8 \5 i, U
  绍芬一改以前的阔太太形象,跟芝芝学习待客之道,她还鼓励女儿应和介强做回好朋友。嘉乐帮介强联系到国外进修赛车技术,但介强的英文水平不行,清琳自告奋勇义务帮介强补习英文。
. u; @% L4 ?  e$ k7 Z6 d: q( j$ o& S* A3 s  ^, ?; k! w5 n
  振邦一直骗家人在国外散心,实际上却消沉不振。秉怡担心振邦,不辞劳苦,到处找寻振邦的去向,终于在一间破旧的铁皮屋找到他。 + d; k. _  j' ]+ ^+ V6 P
9 I. t8 g" G) g: K/ ~  f
  永标重新赢得清瑜的芳心,也得到了文翰信任,进入华喆。永标提出了自己精心设计的改良“美日”计划,同时韦伦却提出了生产“中国第一跑”的计划。文翰最后决定采纳生产跑车的计划,派永标协助韦伦。永标与韦伦尽力合作,又极力拉拢老员工俊昌。 " n: `, l3 z- Z3 x+ H7 y/ i
! b3 y/ \5 y! H/ @* n2 \
  振民为了挽留倩茜,买下钻戒当众向倩茜求婚。倩茜求学心切,拒绝了振民。 # |1 h3 l8 s5 e5 h" D+ `4 l& _
& @) j2 m& ^) ~3 a  K: z& t
  第38集
" n$ s# L+ r2 u! b, V3 m3 j
% N% S- S0 G6 K* `  倩茜求学心切,拒绝了振民求婚,振民只好接受事实。到香港送文件时,振民遇到与振邦争吵后流落街头的秉怡。秉怡一直没有放弃振邦,振邦终于被打动,重新振作回家。
6 b3 y; t3 t6 ?6 a' t" {, f; V$ m* w# m
  华喆筹备“中国第一跑”的事进行得如火如荼,但日本车厂不同意提供发动机和变速箱,令永标很为难。凑巧的是,韦伦与那间车厂有很好的关系,准备跟清瑜、永标到日本商谈此事。不料起程之前,韦伦在酒吧被打伤入院。谈判中永标口若悬河也没有打动对方,清瑜暗中向韦伦求救,终于说动对方。 ) B8 W- T& u7 D/ c7 C  ]# X

" T  }2 E7 O$ Z9 }2 U  华喆第一台跑车“美人豹”正式下线,韦伦功成身退,而永标趁势向清瑜求婚。
5 f2 t) o1 D: F5 y0 e, y6 N* v- I9 q
  文翰和湛恩看到清瑜十分信赖永标,允许了二人的婚事,文翰更送上豪宅作为礼物。另一方面,在清瑜与振邦的劝解下,文翰也借着此次婚礼跟湛恩彻底修好。 7 S6 B5 n8 p: {" _9 j  k, g
/ \  i/ {/ C2 N" |$ S4 p( {
  第39集
; r+ p( U/ T7 h$ D$ ?0 x
+ b: p1 f: U1 H: t$ _% T  永标清瑜结婚之后,文翰更加重用永标。在华喆的会议上,众人商谈华喆推出“美人豹”后的发展大计。永标重提生产高中档轿车的计划,文翰也认为时机成熟,准备推出下一代自主研发汽车,新车的筹备和生产就交由永标负责。
% B$ Z* P- Y1 |- Z- G" I% o5 g0 T) h+ W5 J
  介强在清琳的帮助下,英文水平有了很大的突破,通过了嘉乐的考察,和清琳的感情也有了新的进展。 ; Z, K' A5 u5 W. O
7 Y6 [: c$ x( @% M0 S
  振邦回家后,与秉怡相处开始增多。秉怡正忙着筹备电器公司参与工展会事宜。振邦提议秉怡参选工展会小姐,还主动帮助训练秉怡舞狮,以应付才艺表演项目。秉怡误以为振邦心中已放下秀风,对自己产生感情。振邦知道秉怡的心思后,本想解释清楚,但又不忍伤害秉怡,终于还是含含糊糊地接受了她的感情。
/ q4 [# P  q, ?3 I; g; d/ q4 U5 a4 _, N$ H& H8 I
  文翰、文硕联合了香港的一些小型工厂,提议建立汽车零部件集团,得到众厂家的支持。文硕负责为此筹集资金及贷款的工作,与绍芬洽谈向银行借贷设厂的事宜。两人都发觉对方比以前成熟不少,又找到了一些微妙的感觉。
8 ~) r* G* ^% k5 B+ f/ ?: N7 V9 s$ ~" v  M
  秀风以房地产发展商身份在内地城市出现。在一次地皮拍卖会上,她设计拍下地皮,之后又高价卖给天行。天行对秀风的果断大表欣赏。 0 m" d2 e4 p2 m; L% k' c7 M8 A  K: `
- M  K: j! r5 s1 z4 @) d6 j
  第40集
: s8 x, C7 J) b3 I: i  g* y" T$ `. K+ l' I" K, w
  振邦在秉怡的鼓励下,终于重新振作,投入工作。文翰决定让振邦复职,跟永标一同筹备开发新车“自由舰”。永标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心里很是不满。
( E: Q; E' u' v* G. z+ u9 ^0 ]! k: [: ^8 F
  介强就要到外国留学,离别在即,他和清琳心中都有些异样。两人本来都打算在机场跟对方表白,但阴差阳错,还是没有勇气承认喜欢对方。
. P: V" |# P: n* K& L% w7 R7 j+ _3 W% M8 r  ?/ @: ?8 p
  振邦进华喆后,永标利用他在工作上的一个失误,在文翰面前推罪给俊昌,又在俊昌面前装好人,借此挑唆俊昌和文翰的关系。
; h1 j0 C( l5 B! h' ~+ K! w/ \1 j8 ]$ J. L/ y! U4 J, a* M
  天行邀请秀风到希登车厂任职,和自己一起对付华家。秀风感到犹豫之时,却看见振邦竟与秉怡成双成对在街上出现。
8 }9 S* M! i2 l* \( d, B# p( T' n7 ]( q/ C0 r$ z
  振邦和秉怡随华家众人参加一次商会的聚餐会时,天行竟与秀风挽手出现。秉怡及华家人担心刚从秀风的阴影中走出的振邦再次受到伤害。
# V5 P% D. A7 ]& M' t  i% a" X$ U
/ |; Z" W' O6 I7 d2 ~  在绍芬专业的帮助下,车厂顺利得到银行方面对零部件集团的贷款。在这个过程中文硕和绍芬都重建了对对方的好感,只是绍芬还是下不了决心和文硕复合。自主发动机和自由舰自主品牌的研发接近成功,还需最后的测试,振邦显得有点急躁。

Rank: 9

现金
4
帖子
2090
发表于 2007-7-2 12:46:01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41集 ! p  z4 ~6 O/ P) }3 j$ E. X- a
  
3 J5 l! A' o6 A( c! t  天行刚刚和秀风联手,就被查出患了脑癌且无法治疗。天行大受刺激,强行“请”来绍芬,向她吐露真情,被绍芬拒绝。绍芬知道天行患了绝症之后,深感人生苦短,应把握好现在,终于和文硕真情相拥在一起。
5 S' R" E- T1 L+ m0 k& \8 u# [, @+ c2 [
  自主研发的发动机终于通过测试,自由舰的出台也指日可待,此时曹红又介绍了中东客户给车厂,车厂可谓双喜临门。文鸿体力不支终于晕倒,曹红和他的关系开始有点微妙。
, ^; h/ G: w+ M- `3 R' ?' l; G
- F% N" o* j8 \7 ~6 `# k" E3 ^  为对付华喆、报复振邦,秀风悄悄地投资了零部件集团的很多厂家,成为集团的最大股东。她利用大股东的地位,阻止零部件集团向华喆供货,甚至不惜让零部件集团停产来要挟华喆。
) h  v* m; d: R! j* O8 [2 }8 x$ j+ }8 I$ R* d6 G
  第42集
' I. j; {2 P7 U4 ?, `( i& C/ {/ ?; j
  明知秀风是针对振邦而来,文翰却没有让永标代振邦来主持自由舰计划,永标心中更加不忿。
" ]+ Y% S$ j+ `+ n) h- d" N1 _
# x/ S+ g$ B/ Y  T5 A  文硕买了房,和清琳搬出了文翰家,他希望能接绍芬来一块住。天行面对病魔不甘服输,独自去登山,却在山上晕倒。绍芬知道后帮忙去寻找。救回后,天行再次向绍芬吐露真情,并要绍芬留下,绍芬再次拒绝。
  |! h9 l. c7 g3 u8 ~% q( |- y
3 |) y) B. N$ x, D7 }, o  振邦为摆脱由于秀风的再度出现而带来的坏情绪,便向秉怡求婚,意图一起开创未来。文翰支持儿子的婚姻,让他暂时放手零部件集团及车厂的工作,筹备婚礼。
! B- G7 L/ y( R" l- |. t# R& _+ ~, B; Q% o( W8 V
  绍芬基于同情常去照顾天行,文硕给予极大的信任,使绍芬很感动。而天行无法摆脱病痛的折磨,在秀风的挑拨下,他不顾绍芬的劝说,坚持要和华家斗下去。绍芬无奈,只得离开天行。 ) l( H4 M$ k1 K: b3 A
1 I$ |* _6 `( [1 t
  第43集
9 P/ T+ F8 A  L& k8 @% M& i% W/ N4 I' b. S
  为使天行放过零部件集团,曹红有心接手文翰的股份,却又苦于一时筹措不到资金。永标建议只要放出风去说曹红要接手,就可令危天行失去打击目标而放弃零部件集团。不料这个计谋被天行识穿,天行仍穷追不舍。 : i, I3 d! t% V: a
4 [1 `( \* h4 m1 K; ]* e; ?
  秉怡去医院检察身体,意外知道当年秀风是意外流产,而非故意堕胎。振民了解到倩茜由于独自在外,面对孤独和寂寞,正面临着情感危机,可是工作太忙,无法前去帮助。
3 {' p9 }* w! O0 p. K8 U, `6 m6 g4 A4 g7 ?# E% f  Q
  秀风不依不饶,逼文翰三天退股。振邦听说,追上秀风,要秀风杀了自己,但不要再针对华家,因为他不忍看着秀风背着仇恨的包袱活得那么累。一句贴心的话,一下融化了秀风冷藏多年的心,她再也忍不住,流泪拥住了振邦。这幕恰恰被秉怡看见。秉怡知道,他们俩还都深深地爱着对方。
5 ^' n- R5 i7 {4 ?; i. v5 v
/ X% p' g  U1 t3 C2 P) h  秀风通知华家,她决定撤出零部件集团。秉怡毅然决定离开振邦,给他一次机会,并留下了一封信。振邦这才知道秀风的流产纯属意外。误会消除了,仇恨化解了。两人很快便互相接纳了,只是秀风要振邦多给段时间再去见未来的公婆。 / Y6 e  J5 ~, |; p  v: \' V3 a+ H

2 A: U' g8 J6 Y& `0 _  第44集
$ J4 h5 D# \+ a8 C
- n/ k! {3 j; N& N' Y  天行的病越来越重,医生估计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天行开始料理自己的遗产。他唯一不甘心的是自己没有后代。他竟提出要绍芬成全他,帮他留下血脉。
# u  Q# x, {# R% E+ r  t8 n) Q
" S$ L- }9 b! F- K4 u: c  绍芬知道天行所剩的日子不多了,身边又没人照顾,想起以前自己的承诺,决心在天行最后的日子里陪伴在他身边。文硕知道后,相信绍芬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因而支持她,这令绍芬十分感动。 9 y5 w2 v0 z; {  z

; D& ]# h1 m: p: m  因北京要召开自由舰的发布会,振邦邀秀风和自己一起去北京,秀风欣然前往。在北京,秉怡在街上遇见振邦和秀风。振民怕秉怡受不了,前去安慰。不料秉怡的一句“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对振民的触动很大。他想起不久前去美国,发现倩茜已另有恋人,于是便决心放下心结成全倩茜。秉怡和振民互相安慰,互相鼓励。 4 B5 a5 k7 d1 r$ J8 v7 N4 L
* g1 E, d3 A% M7 _* u. N
  第45集
: x. j6 f; `2 L9 F0 y& a
2 ]  m$ [9 g; ]6 g  秀风终于答应振邦的求婚并和振邦一起前往华家。不料相见后还是出现了尴尬的场面。秀风感到华家和自己都还没完全放下心结,担心振邦夹在中间会很累,便要振邦在结婚后随自己一起去加拿大。振邦父母舍不得儿子,文翰也不同意儿子放弃汽车事业,很想挽留振邦。唯有永标希望振邦成行,好为自己升迁腾出空间。 + E) c( ~0 X! I% I7 F8 w
' x+ [* ?+ E; a$ ]
  关于当年日本福川车厂停止供应发动机给华喆,永标编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把责任推到危天行身上,搪塞了过去。同时他又去零部件厂放火,故意把秀风的一根手链丢在现场,嫁祸于秀风,而自己又去奋力救火。他终于赢得了文翰的信任,文翰决定让他进华喆的董事局。

Rank: 9

现金
4
帖子
2090
发表于 2007-7-2 02:56:11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45集
1 P( r9 _; a& G) N) w! Z! L' G$ w& k0 h+ r8 G9 _& A
  秀风终于答应振邦的求婚并和振邦一起前往华家。不料相见后还是出现了尴尬的场面。秀风感到华家和自己都还没完全放下心结,担心振邦夹在中间会很累,便要振邦在结婚后随自己一起去加拿大。振邦父母舍不得儿子,文翰也不同意儿子放弃汽车事业,很想挽留振邦。唯有永标希望振邦成行,好为自己升迁腾出空间。
0 W. k0 d) P* s5 l- W* G! W0 _" P3 C4 t0 I  K  g: `3 ~
  关于当年日本福川车厂停止供应发动机给华喆,永标编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把责任推到危天行身上,搪塞了过去。同时他又去零部件厂放火,故意把秀风的一根手链丢在现场,嫁祸于秀风,而自己又去奋力救火。他终于赢得了文翰的信任,文翰决定让他进华喆的董事局。
; Y. J" ?- S3 X$ u$ k
, z5 V; L* F4 p  第46集
3 ]/ Z  o7 w5 X% z# v  
# `+ h4 d: ~- G3 S5 }* k6 y  危天行应文硕之邀和绍芬一起去北京参加自由舰的展销酒会。华家的拼搏精神和中国自主研发自由舰汽车让天行受到很大的触动。永标知道天行的病况后不禁打起天行遗产的主意来,希望天行的遗产能注入华喆,这样在董事局他就能得到控制权了。而天行此时也确实想注资华喆,帮华家和中国人圆汽车梦。他想委托秀风来管理他的遗产,实现他的遗愿。秀风因华家的关系还在犹豫,绍芬劝他帮天行圆了这个梦。 3 ~* e+ ]/ i1 q& U6 O
& ]8 Q$ w1 p) Q7 D
  秀风同意接受天行的委托,当然也是为了振邦。而危天行此举也是为了帮助秀风化解华家对她的心结。天行还委托秀风照顾绍芬的生活。律师很快办妥遗嘱,各方签名,绍芬作为见证人。 1 b/ P+ D% L- q

- N" o# Z( x! Y. R& s0 f/ e  天行将祖屋留给了令泰,签名时不慎弄脏了遗嘱,为省事,天行在空白纸上签了名,让令泰补遗嘱内容。天行不放心永标的为人,想扫除秀风执行遗嘱的障碍。天行招来了永标,指出他一系列危害华家的卑劣行径,逼他离开华喆。两人为此激烈争吵,天行病发,永标见死不救,天行不治身亡。
! d( f1 j1 I5 b
* D# S! V$ ^* y: k  永标得知父亲手上有份天行签名的空白遗嘱后,便伪造了一份天行托他管理遗产的遗嘱。
, i' d9 O# k3 k& p
+ q$ i" M% n) e" S9 Q  第47集 $ @! p: F  w* U+ B/ g; A

* w) @- F% I0 y  永标伪造了一份天行托他管理遗产的遗嘱,因他手中的遗嘱日期在后,法律上对永标有利。秀风自然怀疑永标有诈,决定对簿公堂。
0 }+ ^# b( O6 ?; x2 s% `% B# E, C: d" @( U/ J
  振邦为了支持秀风,决定立即和秀风结婚,共同承担。而湛恩和清瑜都相信永标而怀疑秀风。令泰夫妇知道自己儿子伪造遗嘱,尽管永标编造了堂皇的理由,两人还是担心他会为此坐牢,因而只能对他的作为保持缄默。 " ]1 D$ K; Y% O; D! Q( L

6 B% m3 f2 j1 s0 ?- x. J; W  绍芬和清琳都相信秀风是对的,而文硕因为以往种种表示既不相信秀风也不相信永标。介强回国与清琳的第一次见面也因为两人对此事各执己见,闹得不欢而散。 ' J9 [/ C2 G6 G( W' z3 M1 a

) X2 Y5 e" R* M  湛恩坚持没有参加振邦与秀风的婚礼,让小两口心存遗憾。绍芬带湛恩到老人院参观,借机说服湛恩接受秀风这个儿媳妇。振邦和秀风回家吃饭,秀风也很想跟湛恩修好,只是始终难以称呼对方一声“妈妈”。   ?/ H, f. @! {! M- t' i

3 G! x' g. F; d: V( a' E  第48集 1 x& S) A4 a1 K) {8 q/ I- P3 Z
! o' ~7 F( [& q% S$ f+ J) D9 C
  秀风与永标对簿公堂,文翰始终保持中立,相信法庭会作出公平的裁决。由于天行的遗产金额庞大,这个案子惹来大批记者追访,给华家人的生活造成了困扰。
' G7 w; w+ L9 E
1 y; k6 _& D% I3 y! E! x1 o6 m4 C  笔迹专家验证永标手中遗嘱上天行的签名是真迹。永标早知如此,所以表现轻松,成竹在胸,全力筹备“自由舰”赛车的宣传工作。 9 [6 I( z; {( ~  I8 m  Y8 ^: W' n6 C
/ E! w8 _! \% _$ T& l
  绍芬在再次开庭时勇敢站出来,以天行死前的遗愿永标不知情为理由,帮秀风扳回一局。可秀风当庭说出绍芬乃天行一生最爱的事实,让华家,特别是文硕非常尴尬。永标又借此机会让大家知道其实他清楚内情,为了华家的面子才没有在法庭上说出来,这使得清瑜和湛恩对他更加深信不疑。
$ v0 D' n0 {2 s- ~8 d- m8 d, w: r* I5 H
  继续开庭时,证人令泰和皓月却不见了踪影。永标心知肚明,父母根本不会说谎,所以竟然反咬一口,说令泰和皓月曾被秀风恐吓,受惊下已避走他乡,不敢出庭作证。此言一出,令案情急转直下。由于事出突然,法官决定将案件押后。
4 G* L6 q  p1 E7 y2 x
8 C6 X/ h. a7 G* n' F) ]6 N" x9 F  此时介强已从国外学习归来,决定留在国内发展。清琳全力支持介强,多番采访报道介强。介强见清琳一直对自己事事关心,自已也希望好好爱惜清琳,终于鼓足总勇气向清琳表白压抑在心底的爱意。   i" {3 j' @# [: H' E. \

% [  y  D9 ]; [+ u: Y  文硕因为天行死前曾要求绍芬为其孕育后代之事心中不快,清琳巧妙安排,令绍芬、文硕当面说开,冰释前嫌。 , }% K! d3 I, }) g  X

- r& y. ?6 y  [7 M  钢材价格突然下跌,俊昌按照永标指示先前大量炒买高价钢材,致使华喆陷入困境。永标借机怂恿家人劝秀风退出遗产案,以解冻天行的遗产救华喆。
: C  D1 [) J5 P8 T3 j% `& p7 j9 J! r
  第49集 ' W, N1 W5 q1 J" R; x5 h

4 u9 m/ p& t! P! D5 N" c  华喆陷入困境后,永标表示只要得到天行遗产后便注资华喆,唯有这样才可助车厂渡过经济难关。
4 p! }0 ]0 X* P0 R+ k. p9 y4 y0 r& M* }) q$ a
  文翰提议将天行的遗产交由第三者托管,永标当即反对,秀风则表示只要遗产不落到永标手里,又能帮到车厂,她没有意见。文翰和文鸿都感到永标有私心。 ' p4 f/ T  j4 i' o) u

$ W) z1 m% K( y" W! n" f- p  秀风夜入永标的办公室,希望发现一些永标做假的证据,不想被永标撞见。永标打伤秀风,扎破秀风的车胎,致使秀风在追赶他时汽车失控,不巧撞伤路过的文翰,导致文韩下半身瘫痪。 + a- M: J0 o& x" X4 ~+ ?

0 h2 `; F# V8 K- h" t  清瑜将家里发生的事告诉出外找父母的永标,永标虽然也很想回来安慰妻子,但转念一想,觉得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逼秀风放弃,于是决定推迟回家。 ) k' R$ p* H: _$ u6 X

6 X3 f4 Z4 ?1 E0 V9 t; P  第50集
3 \0 I, c% R7 y! M: D4 ~. K- V
% k2 i0 f5 i1 {" o8 [$ @+ {  振邦坚持要抓撞文翰的凶手,秀风很内疚,天天往医院探望文翰。文翰从秀风的表白中回忆起秀风撞他时的情景,认为秀风的确不是故意撞他,于是劝振邦放手,将精力集中在如何解决华喆的困难上。
) R" {9 l9 K  m) z- Y* l4 ]! M, d. }# _) m$ ^
  华喆遇到经济危机,文鸿认为一定要坚持自主品牌,建议卖掉零部件集团的股份。 . |) n' I9 A4 q4 Y( E/ R
$ K* I& ^! P8 F( h) z* @
  秀风悉心照顾文翰,湛恩看在眼里很是欣慰,婆媳关系在这次不幸的意外中日渐融洽了。另一方面,文翰坚持不追求司机责任的宽宏大量令秀风感动。在文翰的支持下,秀风向永标提出和解协议,希望协助华喆渡过此时的难关。   s. `5 x& s& L" v) Y

0 c3 {( n9 [, n& x5 n  秀风和解的条件是:永标必须将全部资金注入华喆,同时不可撤换华喆管理层。永标只能答应了秀风所有条件。官司结束后,为了免除秀风的尴尬,文翰建议振邦和秀风到中东去开拓市场。 + d4 @8 z7 }' D4 Q( F

6 z0 s  _1 }6 E' {  文翰重新投身车厂的工作。文硕提出参加赛车能帮助华喆发展,永标认为车厂要求发展,就应该上市,而赛车对上市是个有利因素。文鸿、文硕到北京筹备赛车,文翰身体的原因不能去,很是失落。
8 a! v4 B& ]1 L1 ]$ z) F3 C: o$ n( k' h
  倩茜要结婚了,并且准备和丈夫回北京发展。振民的情绪有点低落,秉怡安慰他,还主动放弃回家渡假的机会,帮振民训练赛车女郎。 ; a4 J/ y$ P/ K: r. [5 ^' m
- o- s& ?: v- q: ]! i' A2 y
  文翰心急恢复身体,医生劝他不要太急于求成,文翰知道物理治疗的效果不一定很有效,内心很失落。

Rank: 9

现金
4
帖子
2090
发表于 2007-7-2 03:15:29 PM |显示全部楼层
第51集
8 _% {+ Y* u  g! X, P  X7 k% }
5 x3 u8 H4 R# J+ b' q6 t  文翰的意志开始消沉,他把赛车等事都交给永标负责,永标的事业登上高峰。同时文硕、文鸿、振民等人也都忙于车厂的工作。 / l3 G; ?6 T- F# k

# g2 O+ J1 |' D7 F" Y& v5 ]  秉怡主动帮助振民,振民也尽力照顾秉怡,两人不自觉产生了情愫。在倩茜的婚礼上,秉怡接到了新娘抛出的鲜花,振民动情地秉怡表白,两人走到了一起。 ( I& p1 n5 e/ J/ t* e

, Z# K4 f* P- ]- a# V" {  文翰的消沉令家人担心,文硕和文鸿专门到香港看望并激励他。最终文翰振作起来,同意去做物理治疗。绍芬在事业上也有了新的发展,文硕想买楼相送,并希望能复合。绍芬虽然感动,但表示仍需要时间更谨慎地考虑此事。 ! f# h% [" V. Z# g5 V2 L' j
5 r# u! B. n( a; r
  华喆参加赛车,自然少不了介强的参与。而介强因为忙于赛车,加上为人木讷,和清琳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在父母的教育下,介强表示会在赛车结束后对清琳完全表白心意,清琳非常期待。 # J9 M0 k0 g! Y9 }5 Z
. b; u5 D. I) T# L% g$ v0 Y
  没想到嘉乐也要参加这次赛车,永标紧张之余,竟然不顾危险私自改装赛车。为了介强的安全,永标故意让介强吃坏肚子,好让其他人出赛。不料介强为了不让清琳失望,坚持出赛。清琳赶到北京,却正好看到介强试车出事的一幕。 3 {+ ^3 o, T4 F7 i
% `# a6 c- O  A5 [' q
  第52集 ! x5 p4 E# U+ i3 U

6 l& ~+ ]; D3 r9 V% a9 K  介强情况危急,永标非常紧张,赶紧让人把赛车再改装回去。经过医生的努力,介强终于保住了他的性命,但不知何时能醒,更有可能成植物人。文鸿马上赶回车厂验车,永标却封了车库,并表示请独立专家小组验车更为合适。 6 i( p; V5 g9 U, i6 t0 H% x8 c% e
+ n  H6 o: c8 y% o9 }) H
  专家的报告指出赛车完全没有问题,永标就把责任推到介强身上,反而文硕更担心介强的声誉。
# E& u8 j, J2 g! H+ e
  f+ t8 G/ ~: b- D5 n( r* H  华喆继续参赛,并且获得了第三名。赶到北京主持大局的文翰为了顾全大局,接受了专家的报告,文硕很不服气,更心疼介强、气愤永标,于是提出辞职。
. J5 y2 Y3 g8 e5 k
  Z3 |; c* c! N  实际上文鸿和文翰正在查这次事故的真正原因。文鸿复检赛车,发现发动机确实被人动过手脚。矛头指向永标,但两个改装赛车的工人失踪,使调查无法进行下去。
+ h- }- O2 o6 z, g3 ], q5 h* z0 u2 Q9 \
  同时,清瑜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她带永标去介强处质问他。永标搪塞不过去,便把责任推到昏迷的介强身上,说是介强求胜心切,改装赛车,自己为了维护介强的声誉才故意隐瞒。文翰从清瑜那得知永标的这种说法,更加怀疑永标,而清瑜却深信不疑。 , j9 q! }+ z5 c" u1 |; Q
3 U. B' J* X* d4 S
  第53集
5 s9 w7 H0 U% Z' v
! r2 d8 ]+ a0 O; W# y0 ?$ v1 P  清琳一直守护在介强身边,绍芬和文硕都在为女儿担心,文硕甚至为了女儿学打毛线,绍芬彻底被打动。 9 r( d% R$ i& T. u- K# P9 f& t, u

) c& x$ ]; j* w' c& D; d% q  文鸿主动承担责任,辞去了华喆的一切职务。振民表示当时进车厂是为了父亲,现在父亲走了,自己也要离开华喆。振民和文硕很合得来,又同样对销售有兴趣和天赋,叔侄俩一拍即合,策划在北京建4S店。 2 G6 X# |* b, J6 @  N7 b
' F5 {' F) a; R1 F& [' {
  介强出事后,令泰夫妇也到北京照顾儿子。他们和永标谈话间说起了永标伪造遗嘱一事,被清瑜听到,永标解释一切都是为了华喆。清瑜接受了这种说法,不料之后又听到永标跟介强说改装赛车的事也是自己所为。清瑜的内心很挣扎,最终决定要包容和照顾永标,更准备怀孕生子,令永标改变。 . [% F* }9 w2 i0 R) U- d* @) N3 W

2 a6 q8 I/ F) q% Z  文翰他们等为了车厂上市的事情忙碌,终于明白永标是想利用上市公司管理层更替的规则,踢掉文翰,掌管华喆。在新闻发布会上,永标安排记者为难文翰,后自己又单独约见董事,企图逼文翰退位。文翰陷入困境,情急之下竟然站了起来。 3 f& A5 D$ n# g7 L
: D* X( k- Z1 P
  文翰能站起来,清瑜、湛恩和文鸿都非常高兴。在一旁的志明却心直口快说华喆有人想夺权。清瑜一激动晕倒了,到医院检查发现怀孕。永标匆匆赶来,很紧张清瑜,甚至取消了紧急董事会。
, r: T" H' q) u  w) u* x+ ~2 y* F2 D2 k
  文翰和文鸿内心矛盾,最终文翰决定退位,让永标出任主席。
# K  H& |' a" m9 Z2 |
& A  R  R9 X3 L( [$ u/ x) B. I  第54集 & v2 [3 ^- `- h$ }+ O* x
) [: a. a+ G& ~: c0 R7 s8 n3 ?+ V$ K
  他希望永标为清瑜和孩子改变,清瑜明白文翰的心意,很是感动。
% i& z; K. M  @$ F2 t; K% j: k3 t; D% B
  华喆成功上市,业绩不俗,文翰等人都感欣慰。不过文翰还不放心永标,拖自己的老朋友,华喆的现任独立董事宋学礼看着华喆。 ! @+ w" k( {3 N4 J
8 I# ^0 ]# e  x5 e' c
  文硕和振邦的4S店成功申请到贷款,他们邀请文鸿负责售后服务,文鸿欣然答应,并准备继续自己的发动机研究。
4 }  [: X; \! R( t( ~
; D; f: t; w4 A& }/ J6 ~  文硕和绍芬的感情越来越好,清琳还在耐心地照顾介强,希望他早日醒来。秉怡和振民都受到感动,觉得人生无常,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因此秉怡主动放弃了升职加薪的机会,振民则向秉怡求婚。
4 H  D1 c  b; @. f7 n
7 \. I2 {* d; e  E# d0 R- [. I  介强已经转回香港治疗,清琳一边照顾他一边努力工作。
. l- ^7 V$ @3 [) j
6 [: z8 [  X+ Z5 r& {  华喆入选最优秀企业,永标春风得意,急于否定前任的功劳,对待老员工也非常苛刻。振邦和秀风从中东回香港,和永标、清瑜一家人相见。振邦为华喆落入永标之手而难过,他想留在香港,秀风支持。
8 r) x$ B" J- L' b3 o
4 b( }* Y2 s/ z6 t+ p  第55集 4 g( S3 w' y& \1 l
# M) V" Y5 c; I' j
  秉怡父亲到北京筹备秉怡和振民的婚礼,他担心两地文化差异大,两人不能白头偕老。振民见秉怡很舍不得香港的家里人,毅然提出跟秉怡回香港生活,感动了秉怡的父亲,终于不再逼振民,也不用他辞职了。
! T$ @5 k# P5 r  J# X- a0 q) q( J
  永标急于表现自己有文翰所没有的能力,提出发展豪华轿车。工人们对加班很不满,志明提出计划的高风险,永标就解雇了志明。振邦对此无能为力,感到懊恼。秀风和文翰有了一次坦诚的交谈,文翰早就知道是秀风撞的他,只是不想影响他和振邦的感情。秀风很感激文翰,把当初的真相及永标幕后炒期期钢的事情告诉文翰,提醒他小心永标。
1 g  q/ }# E* p! i3 ~: Z# Q* a
; F( A0 ^7 h9 Y' w  文翰和文鸿越来越意识到永标的危险性,文翰激励振邦把心里的怨气化为工作的动力,提出更好的计划。
- C8 w; E/ q/ A  p6 k. x7 H3 Q' G4 n; z1 Y" }, K, ]/ @
  文翰向秀风表示,他还想给永标点时间,让他融入大家庭,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采取行动。永标主持的豪华车在安全测试上迟迟不能过关,但他还是千方百计刁难振邦的节能汽车的研发,不让振邦动用车厂的任何资源。在文翰的启发下,振邦寻求文鸿的帮助,文鸿欣然答应。
# T; i; m3 F8 A- ]6 E% Y' }% ~! a8 m( f1 b' T/ R
  文硕的汽车销售店开张,但生意并不理想。在曹红的帮助下,他们想了很多点子:成立24小时抢修队,成立华喆之友车迷会……生意终于有了起色。 ' o0 J2 ^9 Z% Q4 q2 ]* Z7 G
2 s- T  i6 V& u* B* K( \
  永标再次发难,收缩美日生产线,实行大量裁员,在车厂引起轩然大波。永标决定不惜一切也要推出“飚扬”豪华轿车。 % M' H! K& H- X, j# D# A

8 h( l/ V; O; [+ ]1 t  第56集 9 q1 v( M) e: K5 d
' y, w# ^! N& B4 I7 S
  文硕邀绍芬一起去参加车迷会,两人回忆了过去、检讨了自己,发现对方都改变了很多。文硕终于再次给绍芬戴上了戒指。
3 d1 G& y% i8 z% t& m" p
0 F* H; y- P& @/ M  在大家的帮助下,远景节能车终于研发成功。永标为了自己在华喆的地位,不惜高价造出了飚扬的样车,并通过了欧洲安全测试。在永标的操控下,董事会决定搁置远景计划,立即投产飚扬。永标暗中指示,实际生产时降低飚扬的安全质量以降低成本。清瑜偶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很为飚扬的质量担心。她向秀风暗示,有可能远景会顶替飚扬,要秀风不要放弃远景计划。
# V) @! J3 \: q7 {
) M6 Q) ~% \' P( m8 F  介强在清琳的悉心照料下终于苏醒。在昏迷中他曾听到永标的告白,因而知道永标在飚扬上的手脚,劝永标收手。 2 r( J+ ]" f$ a0 ]( F' n& U

8 O- D2 N0 k# o& x) S  第57集1 L; Y  S4 |& N# p, a1 v- b
( w. ]3 ?1 h4 U+ N" C0 O2 p# _7 a2 M8 u
  振邦和志明怀疑永标在飚扬上做了手脚,却苦于没有证据。秀风想起清瑜前不久的暗示,觉得她也许知道真相,便前往找清瑜,讲出了自己的怀疑。清瑜内心矛盾挣扎,终于不堪刺激晕倒。
' \% L) L8 o4 M2 J$ N/ B. W0 Z
, _0 W" P9 I# w% l: Z  清瑜当面戳穿了永标伪造遗嘱、制造华喆财务危机和逼使秀风撤诉、制造车祸撞伤文翰。永标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但他依然花言巧语,说是事出有因,一切都是为了华家好。清瑜表示原谅永标,故意没有提永标在飚扬车上做假的事情,她和文翰约定再给永标一次机会。 7 Y# Y. g+ E: V. p/ n2 u7 U
* Z9 p& w9 E( E" J7 b
  为找到证据,振邦潜入永标的办公室,从电脑上下载了飚扬的真实报价单。不料永标发现了振邦,并把他打伤,截回了证据。永标还要挟振邦自己会讲出当时是秀风撞伤文翰的事情。清瑜偷偷地在一旁见闻了整个过程,但在警察面前却作了假供。振邦被警方拘捕,永标认为自己又一次得逞。
4 T4 {/ z) v" p; q) W0 i1 A5 }
5 {0 Z$ T* N/ t& [7 o$ O  秀风主动向众人承认了当年撞伤文翰的是自己,但当时不知自己开的车已经被永标做了手脚。大家都原谅了秀风,唯有振邦听了永标的谎言,仍不能原谅秀风。
; ]& h/ x$ n, ^0 O: L2 [" V% p& s3 v* u# h, U
  第58集
4 E" K' p# p5 B. I  Q3 @- P% N, V4 Z1 e1 }! g+ }# R
  永标以为清瑜是真正和自己站在一起的,放松了警惕,让清瑜拿到了飚扬真实的报价单。清瑜托故拿着报价单离开了,暗中留下了证据。其实她费尽周折,只是不愿让振邦为难。
" ~, \/ C5 S/ [% @& ?
! b9 r) ]. T7 Y, t  文翰自然理解清瑜为了保护振邦而冒险去查永标犯罪证据的良苦用心。清瑜要求父亲最后再给自己三个小时去劝说永标自首。在清瑜和华家三兄弟苦口婆心的规劝下,永标终于在孩子出世后前去自首,并中止了将华喆股份卖给福川的谈判。法院考虑危永标的自首情节,判刑三年。
$ g, p7 e; u- ^/ Y( ]1 O2 V4 D- i+ A* g
  振邦与秀风也冰释前嫌。
9 w8 i9 u, l; k& v( b; @8 f% C  n
4 l2 w- u! @& O+ f1 _+ Y  文翰又当上了华喆董事局的主席,文鸿也回厂当了厂长。远景节能车顺利下线上市,不久后还远销美国。在香港回归十周年之夜,华家也在展望中国汽车工业的远景。华家的老一代将接力棒传给了下一代,振邦、振民分别当上了华喆董事局的正、副主席。 ; c4 K) M% Z3 P% P7 E9 b8 V

% W' ~% [+ n7 A8 }6 q1 y. t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宣萱.中国 ( 沪ICP备06061476号 )

GMT+8, 2019-6-18 03:46 PM , Processed in 0.052033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